中國藥師系列: 京都念慈菴川貝枇杷膏

中國藥師系列: 京都念慈菴川貝枇杷膏

我們都很熟悉以下在電視上常見的咳嗽糖漿廣告:一個小孩子跟拿著一勺咳嗽糖漿的家長如在戰場上對峙著。這位小戰士要麼快速閃躲那討厭的湯匙,或者憤怒地掙脫勺子。煩惱的家長沮喪的嘆氣著,接著畫面中的這位家長獲得了一瓶奇蹟般的救星!「一瓶由某種櫻桃或是葡萄口味的組合:全新的咳嗽糖漿」畫面中的小孩停止抗戰並很愉快的吞下了糖漿,而這而這同時旁白一氣呵成的大力推薦及讚美它的天然櫻桃口味、防溢包裝和非嗜睡成分還有快速的聲明此糖漿不適用於6歲以下的兒童。¬

從小成長在中醫師家庭中,記得以前儘管我們一直吵著要試試看傳說中的西藥咳嗽糖漿,我的媽媽跟我說它:「不好不好,都是化學藥劑。」就像其他種類的西藥,她拒絕買這種咳嗽糖漿,而我們就只能喝她在藥草店架上的傳統中藥。在小學同學家過夜的一次感冒終於解答了我對於西藥咳嗽糖漿的所有好奇:「為什麼小孩都不喜歡?為什麼咳嗽糖漿會讓人昏昏沉沉」其實西藥咳嗽糖漿不怎麼好吃。 隔天我從朋友那回隔天我從朋友那回到家,媽媽為我準備了我們最常用的咳嗽妙方:念慈菴枇杷膏。念慈庵枇杷膏有很多不同的名稱: 我們廣東小朋友都稱它為枇杷膏,而普通話客人會在我媽媽的草藥店詢問「川貝枇杷膏」。 西人客人則會說要找念慈菴。 在罐子上的正式名稱分別是英文King-To Nin Jiom Pei Pa Koa 加上廣東話的羅馬拼音和中文的組合:京都念慈菴川貝枇杷膏 (jing du nian ci an chuan bei pi pa gao) 當客人因為生病感冒或咳嗽來媽媽的草藥店時,我的祖母會寫一帖調合的中藥草藥,而他們常會在離開前買一瓶念慈菴。 不管你怎麼叫這瓶枇杷膏,念慈菴是華人家家戶戶藥櫃裡都有的良藥妙方。

Nin jiom 是一種甜甜的,帶有芳香香氣的草藥咳嗽糖漿,具有濃稠的密度和糖蜜的顏色。它的玻璃瓶子外觀上有帝國紅以及黃色字體,我們在倒的時候必須注意別讓濃稠的液體流到瓶子邊上。通常我們會直接吞下一湯匙的Nin jiom接著喝一杯水,或者用一杯溫水溶解一匙的Nin jiom然後像喝茶一樣喝掉它。我們喜歡它的甜味 ,讓我們喝下咳嗽糖漿從來就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就算沒有生病我們也很願意喝!Nin jiom糖漿是天然的,也沒有任何會造成嗜睡的副作用。它就像西方咳嗽糖漿在廣告中所形容的:簡單、好喝、和安全。唯一的缺點是,粘稠的液體會滴到瓶子的兩側使它變得粘答答的。為此,我會為了防溢包裝而想給西藥糖漿加分…

有一次在 Rosewood Hotel Georgia 一家叫Prohibition的酒吧裡,我和朋友我和的朋友跟我從他們的古典酒單上點酒,而當到調酒師解釋道:「我們的Nin jiom剛好用完了。」,你可以想見我有多麽驚訝。

這個聽起來熟悉的字促使我一次拿起他們的酒單並仔細的讀過一遍;這杯酒的材料有威士忌、Nin Jiom、還有檸檬皮。過了一會,我們的服務生還是送上了一杯我們點的酒,說道:「我們剛剛把最後的一點點從玻璃瓶上刮了下來。…」我個人並不是威士忌迷,也不愛太烈的酒,就算我爸媽買了許多瓶的軒尼詩放在酒貴展示收藏,我還是喝不慣烈酒。 我出於好奇又有點猶豫的抿了一口這杯特別的酒,Nin Jiom是一個不錯的調味料,味道豐富而微甜。我開始注意到 Nin Jiom在其他酒吧的雞尾酒裡也有被拿來調酒。 The Keefer Bar (位於唐人街一個很特別的藥草劑主題酒吧,定期有喜劇表演,並且坐落於一個古色古香的建築中) 推出了他們的Laoshi(老師酒),酒裡有Bulleit波旁酒 、紹興開胃酒 、Nin jiom和黑海鹽的混合。

有天我去拜訪我媽媽的店時,提到了這瓶咳嗽糖糖漿的特殊用法。在她驚訝完了之後她以母親的語氣開始嘮叨;「你看看,沒有化學添加物,就連酒也可以混著用。」 我們到家後一起Google了一個酒譜想來試試,找到了Kindred Cocktail 的 Hulk Smash(浩克重擊),但我們一直還沒有調配成,因為我們的酒櫃裡目前只有一瓶未開封的Hennessy和半瓶茅台酒。

如果你想找一瓶 京都念慈菴枇杷膏,不管為了喉嚨痛還是想調調看新口味…請到以下網址 https://www.chinatown.today/location_category/%E4%B9%BE%E8%B2%A8/?lang=zh-h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