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Day Kung Fu Brother ‘Dai Si-Hing’ (大師兄)

Modern Day Kung Fu Brother ‘Dai Si-Hing’ (大師兄)

作者:

Katrina Nguyen

美术:

Connie Lee

这几年来在唐人街听过不少人提起“关立民”这个名字,可惜一直无缘与他一聚。终于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与他做了专访,令我觉得这几年的等待绝对是值得的。

我第一次听到“关立民”这个名字应该要回首到二零一二年,当时我在帮朋友筹备婚宴。在婚宴即将来临的时候,这位朋友心血来潮想加添舞狮表演,可我自己武馆的狮队当时已接了其他的工作。在临急搜罗之下有人跟我说“要舞狮就要找关立民”。但是最后因为预算方面的问题,我无缘跟关立民见面。

一年后,我开始了在中山公园工作。在筹备农历新年庆祝活动的时候又有人跟我们说“要舞狮就要找关立民”。那年我们请到了关立民的狮队表演,可惜庆典那天在茫茫人海中我错过了跟他碰面的机会。

仅六个月前,我前去与黄氏慈善协会合作一个公园项目。

这件事也几近让我遇到了关立民。

最后,终于因为借着今日唐人街项目让我遇到了他。我那时被派往唐人街各运动俱乐部进行采访。我的第一个采访的对象是马氏运动社的主任Edmund Ma,相信与否,他反而建议我去找关立民进行我的第一次采访。

当我在在网络上了解到关立民后,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他的个人经历。因为恰巧的是我一直在努力做出的一个决定,我认为他的个人经历也许能够帮助我提供一些指导。我已经帮助我的父亲经营他的越南武术俱乐部超过15年,现在是时候帮我父亲寻找一个继任者了。虽然我看上去是最合乎逻辑的选择,可是如果让我用越南语(我的第二语言)去教导学生这个源于越南的艺术形式,越南传统和节日…我也觉得这回是一个让我令人生畏的任务。

关立民他奉献了30年给了汉升体育会,一个由黄氏慈善协会创立的一个武术和舞狮团体从中国国内动荡时期开始,这个体育会专注于从事传统的中国功夫(Choy Lee Fut蔡李佛)和舞狮。当关立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他对中国武术和舞狮的爱和敬佩,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年轻喜欢冒险的孩子来到唐人街一样。

汉升体育会的所在处是在一个1910年建造的一座砖瓦房里,坐落在唐人街东部片打街29号。关立民他带人非常亲切热情 – 这使我对他和以及那座令人难以置信的建筑立即产生了钦佩之情。

“这也是我欠我父亲的,”关立民告诉我。他继续说,“我的父亲是中文语言学的老师,当你的成长中伴随着这些艺术和历史你无法逃避不去学习一些中国文化。我跟着我父亲去唐人街时发现了我对武术和舞狮那绝对的爱,那时候我母亲建议我去加入李氏会社。五年后,我加入了汉升,一个不管你是什么姓氏和家族,致力于任何一位谁想要学习武术和舞狮的首批体育会社之一。

然而,除了对传统艺术的个人热情,但是成为一名传统艺术的传播者需要的不仅仅是个人热情。那么是什么使关立民从学习者过渡成为了一名老师呢?

“我开始注意到,我的年轻同龄人不知道任何关于中国文化,这真的影响了我。我问过一个朋友,看他知道中国舞狮的意义。他所知道关于舞狮的一切仅仅是舞狮是在农历新年里。我记得我爸爸对我说,“看立民,你不能改变世界,但把你所学到的东西传递给青年,即使他们不想学习它,至少你也曾经尝试过”。

汉升像唐人街的其他运动俱乐部们一样,为唐人街的青年人创造并保持了一个地方可以帮助他们“学习他们想要了解的文化,传统和传统知识”。但是,不仅仅是青年们在学习。关立民经常说,他也经常见到一些父母向他说:“哇立民,即使是我们也从孩子学到的文化中获取了新知识”!

几个世纪前,功夫和狮舞是生活的一种方式,一个人的生活中实践的艺术。当然,在今天的世界里,这样做法并不那样常见。关立民和我都觉得遗憾的是,随着更多的学生进入大学,我们开始看到他们开始在他们的学习,工作,家庭和朋友之中忙碌。但是关立民说,“这不能证明他们会对这里的奉献越来越少。在他们给我的短信中,经常会看到他们说“大师兄,当你需要我的帮助时我会一直在这里,我必须继续我生活中的下一个部分,但是体育会也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保持更多学生在课堂上的一个重要部分是改变他们对传统武术实践的思考方式。作为现代世界的古代艺术形式的教师,保持大门敞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能够教学生如何以及为什么武术和舞狮是为了补充他们今天的生活方式,而不是接管它。因为武术是一种传统艺术,在许多年轻学生的心中,它被理解/解释为来自他们的父母的一代的文化,有时甚至是强制性的。其实并非这样,而且这是应该由我们来解析这种误解。 (媒体表现的亚洲文化和传统也是一个因素,但让我们把话题留下另一天。)

平衡不仅是可能的;它同时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关立民亲眼目睹并已被他的学生告诉。有些学生“现今想要去狂欢,但因为他们在汉升的这部分生活锚定着他们”。在关于功夫和舞狮的谈话中,一个学生告诉丹尼“它们使我确定来自哪里,使我确定自我。相信我,从老师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反馈使得老师们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那么,教师们自身的平衡呢?关立民目前在企业融资方面拥有成功的职业生涯。当被问及他如何平衡他生活的一切?

“一切都可以平衡,如果你有一个激情的东西,你会使它适合,无论什么”。关立民自身就是一个例子,至少他的努力工作没有被忽视。他在加拿大中国社区多年的志愿服务,丹尼2002年获得女王金禧勋章和2012年女王钻石禧勋章。

唐人街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这里除了有中国式击鼓和拳击切割空气的声音,你还可以听到笑声和辩论。运动俱乐部只是唐人街氏族社会建筑生活的一部分。 关立民解释说,“这些不仅仅是建筑物,而是一个供会员们交流,谈论食谱,关于他们的孩子的地方…,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社区里一个活的呼吸社区。

除了给青少年们一个锚和建立一座他们自身和文化的桥梁之外,通过汉升体育俱乐部关立民也教受他的学生别的技能,例如领导力,甚至创造机会使他们成长并展示他们的天赋和技能如平面设计和网页设计。特别是有一个学生,他在这里学过功夫,然后舞狮,然后中国式打鼓 – 他无法专注于一件事情。他对他的传统中国艺术的技能水平感到沮丧,几近要放弃学习。但是关立民知道,这个学生的心在正确的地方,并帮助学生发觉可以继续参与俱乐部的其他方式。原来学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艺术家 – 现在俱乐部的徽标,俱乐部的设计和团队的t恤都是由那个学生设计而成的!

这件事影响了我,这些运动俱乐部的复杂性和有时被忽视的这样一个角色,在保护和传递文化传统和遗产的方面其实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这些俱乐部不仅教会学生如何舞狮或如何身体保护自己,他们还是孵化器 – 装备学生的技能,以承担来自我们祖先的世界的价值观的世界,让我不经思考为什么我不能成为这的一份子呢?

在未来,若有人停下来问我为什么会决定继续我父亲留下来的遗产,我一定会告诉他们,“因为关立民”。